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足球就像我生命中的血液,与生俱来、弃之不去。记得第一次踢球还是在幼儿园时候,我试着学着父亲的样子用脚颠球,掉了就捡起来,乐此不疲。在那之后的很多个下午在县委大院里面都有一个小身影,来回踢着那个父亲送给我的破排球。当然也免不了踢碎人家办公室的玻璃,父亲一次次的拉着我去给人家道歉、安玻璃,我却从未因此而受到父亲的责备,那些日子足球对我而言就是父爱。   
    十岁那年我家搬到离朝中很近,朝中的孩子大都喜欢踢球,那里有一块小球场,操场上还有标准的球门。那时候学校和家长是异常反对孩子踢球的,因为容易受伤影响到学习。所以踢球的孩子非常少,寒暑假只能打打乒乓球玩玩篮球。我却能和邻居几个孩子常去和朝小(那时候朝中和朝小是在一起的)的孩子踢球,虽然输多赢少,到也如国足一般的屡败屡战,乐此不疲。从86年的世界杯、88年的欧洲杯到90年的意大利之夏,能幸运的看到多场赛事的重播是我一直引以为傲的事情,这让我在同伴中有了他们所不知的谈资。那是一个古典前腰称霸球场的年代,每个球队的控球核心都身披10号球衣。将足球演变成了探戈的马拉多纳,
古力特、范·巴斯滕、里杰卡尔德组成的荷兰三剑客,
驰骋在意甲赛场那红黑相间的AC米兰,我梦想着有朝一日,我也能踢上他们一样的赏心悦目的足球,那时候用零用钱买的1.9元一本的《足球世界》,是我那时唯一的课外读物,偶尔赠送的插画被我当做宝贝似的贴在卧室里,那时候,足球对我来说就是童年。[url=]光阴的故事罗大佑 - 之乎者也[/url]    那一年央视五套首次直播世界杯,在四中的操场上我认识了两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少年,刘刚和老笨,我们的友谊持续了很多年。我们一起躲着学校老师,在坑洼不平的操场上悄悄的各种模仿和练习,分享着观看某场比赛的观后感,我们就是三叉戟!三叉戟!三叉戟!现在想来有些可笑,却又那么的值得怀念。也是在那一年,我迎来了我情窦初开的爱情,她叫妍,我们的相遇是在94年世界杯,第一次送女孩子礼物的我,选的是那张自己当做宝贝的巴斯滕插画,[url=]在雨中谭咏麟;杜丽莎 - Time After Time 演唱会[/url]她回赠了我那首《在雨中》的手抄版歌词,现在我还记得那张信纸上,娟秀的字体:“有相聚 也有分离,人生本是一段戏;有欢笑 也有哭泣,不知谁能 谁能躲得过去。”后来,世界杯结束了,意大利输球了,
巴乔射失点球的身影让我心碎,我哭了,妍对我说:世界杯结束了,我还在这里。当我对她说出那句“我喜欢你”的时候,心跳的速度和面颊的红热,现在想起来还犹如有发生在眼前。那时候,足球就是我纯真的友情和懵懂的爱情。
    那一年,我认识了陈阳,当时他正在上大学。只要他放假回家,就和我们一起踢球。现在想起来,那时候他对着我们几个技术呆瓜,也多少有些无奈吧,能和我们一起踢球,就是因为太喜欢足球的原因吧。于是我学会了什么叫远射,什么叫跑位。于是我总是盼着他放假回家,能踢完球坐在球场边上跟我们聊聊如何踢球,然后我忙不迭的回家给他做辣白菜炒饭,就为了能多听他讲一下球场上的那些事儿。后来他去参军,没有音讯,直到有一天晚上,他给我打电话说:“兄弟,我回桦甸了,在你家楼下”。后来,我又相继认识了李栋,绍华和禹子,还有老李、小霖、白钢和宝乐,当然还有那位激情洋溢的“孙指导”。
(本文作者后排右一)
(本文作者中排左二)
(本文作者参加1999年少数民族运动会足球比赛,后排左六)
(本文作者参加1999年少数民族运动会足球比赛,后排左三)
我们不再孤单了,我们自掏腰包创办了中学生联赛,我很享受这一过程。我现在还记那天赛后,我们一起合唱那首郭峰的《永远》,[url=]永远郭峰 - 经典郭峰1980-2000[/url]一起穿着球衣回家,一起去文体局申请成立足球协会。当年我们正青春,我以为这是我们辉煌的起点,但梦总是会醒的,陈阳走了、老李走了,大家都在为生活各奔东西的走散了,渐渐没有了消息。后来,我也来了韩国,那时候,足球是我一生中最美的梦,最不愿舍弃和醒来的梦。[url=]You'll Never Walk AloneArena Allstars - I Love Deutschland, Folge 2[/url]
在韩国我也踢了很多高水平的业余赛事,在汉阳大学跟外国人踢Mini世界杯,在铜雀区和龙山区也参加过比赛。
(韩国时期踢球的照片)
我以为我这样可以愉快的享受足球直到到六十岁。可惜05年一场车祸,让我膝盖受到重创,基本动作无法完成,更无法急速转身回追……,终于有一天 我丢掉了自己心爱的球衣,我以为我的梦醒了,当我看到那个我曾经深爱的女孩,把头发染成黑红相间,穿着米兰的球衣,伫立在风雪中跟我说:“我这样,你会喜欢我吗?”的时候,我才知道,一生中能有一个女孩为你呐喊,这是人生多么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情呀!丢掉球衣有什么用,足球已经融入我的血液,他就是我生命中一部分!纵使爱恨交加,伤痛缠身,也无怨无悔。那时候,足球就是我的依靠。
     当白钢对我说:桦甸有自己的足球协会了,我们有自己的业余联赛了!你不知道那一刻我有多激动。这些天,老友们陆续的归来,我也是心急如焚,我想跟你们一起在球场上快乐的并肩战斗,我要拿回那件原本属于我的10号球衣,
我深深爱着的我的家乡,我深深挂念惦记的我的兄弟们,请你们等着我!
(本文作者在四川四姑娘雪山)
(本文作者在青藏线上)
(本文作者在青藏线通麦天险)
(本文作者在韩国济州)
(本文作者在韩国为前来参加亚冠联赛的广州恒大加油)
(本文作者在2018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中韩之战现场)
(本文作者为庆祝桦甸市足球协会成立设计的新发型)
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• 售后服务
    • 关注我们
    • 社区新手

    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在韩社区 ( 苏ICP备17039158号 )

    GMT+8, 2018-12-12 02:19 , Processed in 0.143008 second(s), 53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